尿素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尿素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钢贸商贷款调查银行捂紧口袋称赚钱提心吊胆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06:45 阅读: 来源:尿素泵厂家

钢贸商贷款调查:银行捂紧口袋 称赚钱提心吊胆

“新客户都不考虑了,合作多年的老客户我们也得看他现在的实际情况,重新做风险评估”

目前上海各银行对钢贸类贷款的态度不一,收得最紧的是交通银行和建设银行,之前在此类贷款方面涉足较多的深发展和平安合并后,这部分业务也在大幅度收缩,光大、平安、南京银行等也很少发放新增钢贸贷款,招商、宁波、浙商等银行已基本不做此类业务,工行、民生等也开始采取“有放有收”政策。

刘洋(化名)说他每天最害怕的就是接到银行催贷的电话,那铃声像“鬼魅”一样让他连续十几天整宿失眠。

原本依靠银行放款时间的“巧妙安排”,多年来,尽管市况不佳,刘洋还是能够维持资金链的正常运转,然而从年初开始,银行对于钢贸企业融资紧缩,如今面对贷款即将渐次到期又无法获得后续支持,他深深陷入焦虑,甚至悲观的认为,如果银行政策不再放松,自己即使撑过了这一段时间,也可能熬不到年底。

与刘洋一样陷入困境的钢贸商在长三角地区并不鲜见,尽管步入“金三银四”,低迷许久的国内钢市依稀出现企稳迹象,但杯水难解巨渴,何况无锡一洲钢材市场老板李国清“跑路”事件尚未终局,后续影响不明,银行的贷款收缩政策又还在继续加码。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依照惯例,每年三月份,都有大批信贷还款期集中到来,而因为今年的特殊环境,银行的催贷电话早已先于往常铺天盖地而来。

这是一条生死线。

银行收紧,“新客户都不考虑了”

以往几天就能放款,现在也要等上20天左右,有的企业更是被告知“无期限等待”,贷款额度也有了大幅缩减。

去年11月上海银监局两度密集发文,让早已风闻多年的钢贸企业贷款风险被摆上桌面。

然而,银行的风险排查工作还未来得及全面展开,一则重磅消息就随之爆出,在华东三大钢贸集散地之一的无锡,一洲集团董事长李国清跑路,而入驻一洲钢材市场的36家钢贸商户,也因担保人一洲集团出现的重大变故,遭到无锡交通银行的起诉,涉及贷款金额超过3亿元。

这也并不是钢贸企业中第一个“潜逃”案例,此前有着钢贸背景的福建建阳市上海商会名誉会长,上海和煦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润铭,因民间借贷纠纷案已被法院起诉,公司资产已被查封。

影响巨大的风险事件爆发让与钢贸企业联系最为密切的银行业也风声鹤唳。

李国清事发后,江苏各大银行开始集体对钢贸企业的贷款采取高度警惕态度。据了解,江苏、上海地区的大部分银行,对于很多企业贷款到期以后暂时都采取不再新增授信的政策,而能够获得续贷的企业,以往几天就能放款,现在也要等上20天左右,有的企业更是被告知“无期限等待”,贷款额度也有了大幅缩减。

至于抵押物方面,质押比例也下降到了平均70%左右,而此前,部分股份制银行的抵押率已可以高达120%。

据了解,某股份制商业银行上海分行业务部门负责人对理财周报记者透露,目前上海各银行对钢贸类贷款的态度不一,收得最紧的是交通银行和建设银行,之前在此类贷款方面涉足较多的深发展和平安合并后,这部分业务也在大幅度收缩,光大、平安、南京银行等也很少发放新增钢贸贷款,招商、宁波、浙商等银行已基本不做此类业务,工行、民生等也开始采取“有放有收”政策。

虽然此说法暂未得到上述银行的证实,但对于钢贸企业融资集体收紧的情况已成定局,业内多位人士表示,如今,紧缩还在继续加码。

“防抢防盗防钢贸”的说法在银行圈内不胫而走。

某国有银行客户经理张先生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新客户都不考虑了,合作多年的老客户我们也得看他现在的实际情况,重新做风险评估。”

另一位股份制银行的信贷业务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只有一些与大型钢企有合作的钢贸商才予以考虑。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日前发布的中国2月钢铁行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2.8%,已经连续两个月低于50%,显示钢铁业景气度继续下滑。

而银行的“雨天收伞”让原本处于低迷市场行情中生存困难的钢贸企业的日子更加难过。

而更加值得注意的是,3月份是钢贸业的还款高峰,此时面对银行的“压贷”,不少钢贸商的贷款额度降幅都达到了三分之一,还有很多更是无法获得后续贷款,这一切无疑是雪上加霜。

“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都挺过来了,现在却感觉可能有很多人要熬不下去了,”刘洋对记者表示,“目前钢贸企业最大的危机不是来源于市场的波动,而是银行收紧贷款后的流动性问题。”

钢贸贷款占比超5成

钢贸企业曾经是很多银行的“座上宾”,而作为钢贸行业非常繁荣的长三角地区,特别是上海、无锡等地,钢贸商更是银行长久以来最为重要的信贷客户之一。

有数据显示,目前全国钢贸企业达20多万家,而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这个数字仍属于保守估计。

而作为资金密集型产业,钢贸企业对于资金的需求非常巨大,据了解,一些仅仅只做搬货业务的小型钢贸企业,日常的运作也需要十几万的周转资金;而一些大型的企业则需要上千万来打理日常的业务。加之如今钢市行情不景气,钢贸商想依靠利润积累弥补资金缺口并不现实,所以银行的信贷支持,成为多年来钢贸企业维持日常周转的稳定资金来源,就是这一切造就了繁荣的钢贸贷款。

钢贸企业曾经是很多银行的“座上宾”,而作为钢贸行业非常繁荣的长三角地区,特别是上海、无锡等地,钢贸商更是银行长久以来最为重要的信贷客户之一。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证实,某些银行分支行的钢贸贷款占比甚至超过了总贷款额的50%。

“钢贸企业资金需求量大,周转快且有钢材作为抵押,这都是非常吸引银行的条件。”上述国有银行客户经理张先生对记者表示,“以前钢贸商都是银行争抢的客户,各行客户经理追着跑。”

曲阳路上的大柏树钢材市场,是上海知名的老牌钢贸集散地,周围聚集着大小4000余家钢贸企业。而这一带也是各家银行的必争之地,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兴业银行、华夏银行、广发银行等十余家银行都在此设立了分支行,其中不少都是专门为钢贸企业融资服务而设立的。

按照中国农业银行高级经济师何志成的估算,去年全年钢产量8.81亿吨,银行目前对于钢材的质押比例是60%-70%,按50%保守估计,长材和板材等钢材的综合平均价格以4300元/吨计算,去年全年钢材贸易贷款是1.89万亿,央行公布的去年新增贷款总额是7.47万亿,那么钢材贸易贷款在整个银行贷款中的比例高达25.36%。

赚钢贸的钱提心吊胆

“我们也很无奈,银行不像其他行业,一笔投资失误了也没有太大影响,而对于银行风控部门来说,一笔贷款变成坏账,那就是永远的一个污点。”

银行前几年如此热衷于钢贸贷款当然有其中的道理,兰格钢铁分析师吕阜臻告诉记者,钢贸企业的融资成本非常高,钢贸企业质押贷款一般采用银承汇票贴现的方式,企业存保证金后银行再开票,然后贴现,加上其他周边费用,融资成本在20%以上。

而除了高企的贷款利率吸引银行与钢贸企业合作,承兑汇票保证金还可以算入存款,1000万的存款能带来500万的保证金存款,所以被银行作为业务冲量的主要对象。

另外,部分银行在授信时还会搭配理财产品、基金、保险等,周边效益非常可观。

某股份制银行上海分行负责人坦率地表示:“钢贸贷款确实为银行带来了很多收益,我们也非常想跟他们合作,可是现在监管层对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钢贸三部分的贷款业务都管控很紧,我们也没有办法。”

而另一位银行业中层管理人员对这一说法则并不认同:“银监会只是发文提示了风险,并未强制要求各银行收紧此类业务。各家银行目前的措施就是出于风险控制的担忧。”

上述银行业人士也认为,目前钢贸业面对的融资困境,银行确实有一些责任,过度信贷投放造成了这个行业的“泡沫化”,现在反过来影响到银行自己。

“我们也很无奈,银行不像其他行业,一笔投资失误了也没有太大影响,而对于银行风控部门来说,一笔贷款变成坏账,那就是永远的一个污点。”

股份制银行上海分行负责人表示,如果是正常质押的话,对于银行而言是不存在风险的。因为质押比例只有60%-70%,除非钢价缩水1/3, 但是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银行为钢贸企业放贷最大的风险在于虚假仓单。

钢贸融资中虚假抵押以及抵押物重复质押一直为人诟病,而在钢贸圈,“玩钱”的手法有很多,一些老到的钢贸商把钢铁贸易企业作为融资平台,从银行融资,用于投资房地产、购买股票、开金融公司或民间放贷。

一位在无锡钢贸行业“混迹”十余年的吴先生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确实有一些钢贸企业不务正业,钢材市场确实不如前几年景气了,但其他的投资方向其实也有很大风险,融资也是需要成本的,一旦投资失败,或者到了还款期,钢贸商的钱都投到项目里没有办法及时还账,就需要继续融资堵上眼前的窟窿,这样资金杠杆就不断被放大,运作得比较好就算了,万一其中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整个链条就可能崩溃。”

而联保模式也让银行业人士非常担忧,某些钢贸企业老板自己出资组成担保公司,再以担保公司为出资人企业以及关联企业提供担保,加上关联企业自行联保、互保,使得钢贸贷款中融资方、担保方和交易对手方存在复杂关联关系,对银行贷款形成多头担保和过度担保,加剧了银行业的风险。

某股份制银行上海分行负责人透露,长三角地区很多银行支行行长都转型做钢贸或担保,他们对于银行体系非常熟悉,很懂得如何包装自己的企业获取银行的贷款,也有着业内深厚的人脉关系,这也是让银行很担忧的地方。

“这让我们对很多东西更加看不清楚。”

银行“一刀切”或有误伤

一味地为了控制眼下的风险进一步紧缩贷款,或者进一步逼企业还债,结果可能会适得其反。

银行业对风险的避之不及,导致了整体授信的收紧,然而这一切却让钢贸企业觉得非常委屈。

“钢贸行业看闽商,闽商看周宁”,这句话在钢贸行业内可谓无人不知。然而几位当地的钢贸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周宁籍钢贸商目前遭到了银行的“特殊待遇”,他们对这种歧视性的做法非常不解。

“我们与银行合作20年来没有为他们带来一笔坏账,全国其他各类金融机构贷款逾期、坏账要远远比闽东钢贸融资严重得多,仅仅有一个人跑路的个别行为就遭到大肆渲染,波及到整个周宁商圈,这种做法很不可取。”

至于不久之前的无锡老板跑路事件,消息人士透露,按照目前一洲钢材市场自有的土地和房产,市场价评估值在1.5亿元左右,还有9500万的存款质押,加上在上海的一些资产,全部用于清偿交通银行贷款的话,基本能够覆盖贷款损失。

上述说法也得到了当地不少银行业内人士的证实,他们对记者表示,虽然之前也出现过一些诸如企业主赌博破产、意外身亡等特殊情况,但因有行业内互保联保、加上地方商会中各家企业为保全信誉纷纷出资协助,最后都填补了损失。

“确实有被误伤的部分,我们也在尽力做出全面考察,不去一刀切。”

而联保模式也被当地钢贸企业认为是最大的“防火墙”。

“任何一家出现还款困难,其他几家都要代为偿还,这样为了减少自身代偿的风险,每家企业都会监督其他企业的运作,可以起到互相制约的作用,也减少银行的风险。”上述人士表示“闽东商圈也非常团结,为了维护名誉和行业稳定,发生风险时抱团非常紧密,可能对银行造成的损失都让大家集体帮助消化了。”

至于外界一直诟病的钢贸企业融资涉高风险投资领域导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兰格钢铁分析师吕阜臻认为,如果是真正从事钢材贸易的话,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出现资金链断裂问题的。即便市场行情不好,赶紧出货或通过电子盘交易,都可以避免短期风险。而行业内拿融资去做其他高风险投资的比例并不高,应该控制在10%以内。

对于钢贸行业自身来讲,借机进行洗牌,更有助于行业健康稳定地发展。

重庆长白猪仔

陕西热熔垫片

广州插卡耳机